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百科 > > 正文

[利威尔为什么哭]利威尔×艾伦的短漫

发布时间: 2020-06-29 15:20:49 来源: 百科讲坛 阅读数:

导语 : [利威尔为什么哭]女巨人哭了 伏笔!虽然阿尼也是间谍,但从来不愿跟莱那.胡佛走的太近,阿尼被教官说成孤僻。阿尼结晶前再次流泪,并回忆起了自己的父亲。 情景很艾伦回忆格里

[利威尔为什么哭]女巨人哭了

伏笔!虽然阿尼也是间谍,但从来不愿跟莱那.胡佛走的太近,阿尼被教官说成孤僻。阿尼结晶前再次流泪,并回忆起了自己的父亲。

情景很艾伦回忆格里沙一样!估计阿尼的巨人之力是从阿尼老爸那里继承的!格斗术也是老爸教的!综上分析,爱妮跟莱那.胡佛不是一条心,虽然都是比派来的。

但阿尼有私心!这个私心到底是什么,相信谏山创就要说了!不是喜欢艾伦。可能是负罪感吧。毕竟女巨人以前也是人。

利威尔为什么哭

[利威尔为什么哭]利威尔×艾伦的短漫

问题:分小时候和长大后的一篇短漫。利威尔装吐血重病,艾伦吓哭了。长大后利威尔又下了艾伦。然后团长在旁边说“别吓他啊利威尔”。

是的,由于兵长集萌点太多,面瘫,动作太帅,1米6的矮个子,自己有洁癖但是会握住临死的战友有血的双手,而且以搜集战死的队友的徽章来记念他们,说明他不是冷血的,对自己的部下很好,虽然没有用语言表现出来,冷静,又忠心,而且cv是大热的神谷史浩,相比男主的软弱,兵长更像男主,而艾伦更像女主(勿喷)

[利威尔为什么哭]或者利威尔是动物的小说

*利威尔教官背景今天是照惯例的野外训练日,训练营里的气氛从早餐开始就已然变成了战场。即使通过了测试,也不代表就一定能顺利毕业。

三年时间,训练兵们要接受严厉且残酷的训练,为了能够熟练的使用立体机动装置,少年少女们不得不面对各种艰险的考验,最后还得通过极具危险性的模拟战斗测验才能毕业。

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士兵,首先要做的就是努力的活下去。这个道理从训练营开始就会切身让训练兵们深刻体会到,因为意外而死去的脱落者不会得到同情。

诸多必备的训练项目中,拥有最高伤亡率的训练便是野外训练。每一期的训练兵,会按照录取总人数为标准,进行小班化的分配。

一般来说,每位教官都会主要负责几个班的训练兵管理。毕竟现在的训练兵数量比往年都在增长,若还是保持原有的统一化模式,很容易就会造成平均水准的下降。

诺亚和科雷的班就是归属于利威尔,本来像这样的训练都会由利威尔带领。只不过利威尔绝不能算是普通的教官,今天正好又撞上了训练营内部定期的会议时间,于是带领人就变成了往常主要负责传授理论知识的另一位教官。

“这次又有攀爬训练和高空弹跳了,赞耶!”和周围的低沉气氛不太,科雷从早上开始就很兴致高昂。无论是体力还是脚力,甚至是瞬间反应能力,科雷在这一期里都是顶尖,他可喜欢这种惊险又刺激的训练了。

虽然这种自信过头的轻松腔调,在那些中下游水平,连保证安全都已经是尽全力的人听来实在刺耳,但科雷就是这种性格。

诺亚以前也因为科雷的直言不讳而生气过,但气消了之后就觉得他说得其实没错,再反过来道歉时,科雷次次都是一副“你在说什么啊”的莫名其妙。

谁让这家伙的定向记忆力和金鱼一样只有三秒钟,特别是在他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做错的情况下,哪怕当时闹得很僵,回头很快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体力是诺亚的弱项,他的脑袋反应很快,但身体就有点跟不上了,动作经常会慢半拍。上次高空弹跳的时候,诺亚的绳索因为太旧的缘故而出现了破损,他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绳索会断掉,可就算他在思考应该怎么妥当的应对,等绳索真的断掉后,他还是没有半点悬念的摔了个底朝天。

一回想起来,诺亚就觉得后腰的伤疤又开始痛了。要知道那次事故之后,诺亚可是整整在床上趴了个半个月才终于恢复了过来。

毕竟还是做了点必要的防护措施,落地时才没有受到致命的创伤。多少还是留下了点心理阴影,诺亚可是从昨天晚上就在暗示自己不要想太多,结果偏偏他有个神经大条到完全没有神经的好友。

“有时候真羡慕你啊。”无论那极强的身体素质,还是这颗脑袋空空的脑袋。顿时没了胃口的诺亚瞥了眼舔起来汤碗的科雷,重重地叹了口气。

“什么什么?说起来今天不是利威尔教官一起去呢,真可惜我还乘立体机动装置训练的时候偷袭他呢。”终于放下了彻底干净的汤碗,科雷还不忘允吸了下沾上了面包屑的手指。

“别想那么乱来的事情啊。”诺亚很庆幸今天利威尔不在,不然天知道会变成怎么样的大混乱。正因为科雷是个一根筋,又不拘小节,为了达成目的他偶尔会想出些很夸张的计划。

就比如这样的袭击,他可不是对利威尔抱有什么怨恨,他只是纯粹想要打败利威尔而已。能够堂堂正正地证明击败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不过科雷多少也意识到这种程度的胜利机会实在太过渺小。

“有什么关系,反正教官他能使用啊。”科雷可没有忘记,利威尔为他们演示立体机动装置应该如何使用时的精湛技艺。

反正对他来说,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利威尔会跑来当教官的,简直就是大材小用。以前是听说利威尔是因为受伤而退居了幕后,但现在这么看起来,利威尔哪有半点受伤的样子,分明就是欺诈。

“能用是一回事啦……你要是不小心让教官受伤了,艾连可不会轻饶你哦。”因为科雷偶尔会做出很过火的行为,就算没有恶意也很成问题,诺亚才会像这样反复地提醒他多注意。

别看艾连平日里看起来总是和蔼可亲,又能和训练兵们打成一片,但真惹他发火的话,那绝对比利威尔还可怕。就在前段时间,科雷在整理器具时不太专心地打打闹闹着,结果不小心把放着刀具的架子撞到了,正好砸在路过巡视的利威尔脚边。

虽说没有闹出事故,但科雷还是被艾连好好的教育了一通。“哎呦别说,我的肩膀又要痛了。”前一秒一脸开心的科雷,这一秒就愁眉苦脸地消沉了下来,如同霜打的茄子。

和总是板着脸却压根无所谓的利威尔不同,挂着温和笑容的艾连一旦沉下连就会变得非常非常的可怕。科雷喜欢的是较量,而不是单方面被揉虐。

被艾连拖着摔了一下午之后,科雷就再也不敢在艾连面前放肆了。以前在格斗术课上,艾连也被利威尔叫来帮忙过,那时这位看起来脾气很好的腼腆士兵,明明在和科雷的对练中表现出了势均力敌。

就因为这个,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的无心而导致的严重性,艾连邀请他去额外练习的时候,就算潜意识里感觉到了不太对,他还屁颠屁颠地就跟去了。

大人都是骗子!要比被防水还更让人火大的,绝对是被防水了还完全没察觉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连恶鬼利威尔也不怕的科雷,唯独对艾连产生了不可抗拒的敬畏。

那一日,科雷经受了名为现实的洗礼,艰难地成长了一小步。野外训练进行很顺利,虽然有不少人还是出现不同程度的擦伤,但这都不算什么。

等到下午时,体力的差距一下子就显示出来了。下午的重头戏是负重跑,要在山中绕一圈然后直接返回训练营。和依旧精神抖擞的科雷不同,诺亚的速度很快就跟不上先头部队了。

一般在训练时,科雷是不会刻意配合诺亚的步调,他只会专注于自己能够做到的部分,毕竟他也很清楚,这里不是玩乐的场所。

被甩到后头也是常有的事情了,能力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更何况科雷性格散漫,但对待训练的态度就再认真不过了。

也许正因为有了利威尔这样的目标,才让科雷变成了努力的天才。虽然诺亚有技巧,不过体力实在不是他的强项。

好在负重跑并不具有竞技性质,不管花了多少时间,只要能够回到训练营就行,虽然超出规定的晚归依旧会被计入处分。

背上的行囊逐渐变得沉重了起来,诺亚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最终还是忍不住停下来扶住旁边的树干稍作休息。就在这时,脚边草丛里的小动静把诺亚吓了一跳。

悉悉索索了一阵后,抖动的草叶再度平复了下来,诺亚奇怪地弯腰拨开草丛,就发现了一只蜷缩在地上颤抖不已的幼犬。

瘦得皮包骨的幼犬倒在土地上,时不时抽搐了下前肢,还残留着微弱的呼吸。几乎没有多想,诺亚小心的将幼犬用双手托起来,拉开大衣的拉链将它藏抱在小腹的位置。

为了减少剧烈的颠簸,诺亚比往常返回的时间要晚了许多。“这次好晚啊。”等待好友的科雷一看到诺亚,就跑上去迎接。

“科雷,水!”有点精疲力尽的诺亚,艰难地催促道。“我有给你准备好啦。”摇晃了下挂在手腕上的水壶,科雷帮他打开盖子递了过去。

没想到诺亚不是自己要喝,而是蹲下身子,将怀中虚弱的幼犬放在腿上,将水倒在了掌心,递到幼犬的嘴边。不太能睁开眼睛的幼犬抖了下鼻子,缓缓地伸出舌尖舔了下诺亚掌心的水。

“今天晚饭有牛奶,你等等我去拿。”科雷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跑开了。诺亚承认自己就是所谓的烂好人,父亲的死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让他得知了生命的脆弱。

训练营除了少许必需品外,都是严格禁止私藏无关训练的私有物的。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正处于青春期,偶尔会聚在一起看看黄书,教官们对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但真要算的话,这种外带的书籍照样属于违禁品。

训练营对训练兵有照看的义务,但对于想要探访的家属,都会抱着禁止的态度。所以养宠物这种事,是绝对不是被容许的。

一间宿舍可不止只睡两个人,诺亚没有把幼犬带回寝室,而是将它藏在了马棚堆放牧草的角落,用个废弃的盒子装着。

在两人偷偷摸摸地照看下,幼犬的状态开始有了很明显的好转。大概是求生意识本来很强烈的缘故,幼犬很快就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路了,虽然很小但很聪明,诺亚叫它不要乱跑,就会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箱子里绝不出来。

幼犬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应该就是一般的土狗,但既听话又可爱。然而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无论幼犬怎么乖巧,又不可能让它一直藏在这里,马棚也时常需要打扫,更何况它以后还会长大。

因为深知这一点,诺亚没有给幼犬起名字,还阻止科雷这样做。等幼犬看起来再强壮些,诺亚就准备给它找个主人。

话是这么说,训练兵能够接触到的人实在太少,如果带着幼犬去找教官那简直就是自投罗网。好歹是诺亚救回来的生命,他希望幼犬能有个很好的家。

“为什么我们不能养啊?”科雷很喜欢狗,他老家就养着两只看家护院的土狗。幼犬很讨喜,又不怕人,作为家犬应该是很好的选择。

“规定就是规定。”诺亚还帮幼犬洗了个澡,无论是人还是狗,想要留下好印象的话外貌都很重要。这只幼犬是雌性,洗干净了之后有一身蓬松柔软的黑色短毛,眼睛在阳光下是明亮的绿色,又圆又大还有些水灵灵的。

“这家伙的眼神和艾连很像耶。”当然是普通状态。科雷说完,才在心中补充了一句。“对了艾连,问问他好了。

”抱着幼犬举到半空中,诺亚仔细观察之后就发现科雷说得还真有点道理。隔天,刚来训练营的艾连就被突然从旁边杀出来的诺亚和科雷推拉着劫走了。

“狗?”被堵在角落的艾连不解地歪了下脑袋,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毕竟这两人难得会同时露出这般严肃的表情,结果等了半天就是这么个问题。

硬要说喜不喜欢狗的话,艾连绝对自己应该还是算喜欢吧。小时候和家附近的老狗玩得挺不错,虽然第二年那条老狗就去世了。

艾连还记得自己哭了一整天呢,那时候他还没有什么人类的朋友。之后认识了阿尔敏,又有米卡莎成为了新家人,就好像没怎么再想过要养宠物的事情。

然后就是和平的终结。“挺喜欢的,怎么了?”艾连一说完,就发现诺亚和科雷的眼神都亮了起来。不好的预感。

被二话不说地拉走的艾连,莫名地想。“汪~”幼犬在诺亚的呼声下,很精神地跳出了草堆冲着他们欢快的摇着尾巴。

“你们胆子还真大啊。”愣了一下的艾连,不由地感叹了句。科雷也就算了,诺亚这种守规矩的少年,怎么想都不会和这样明摆着违规的事情主动扯上关系。

不,搞不好这就是诺亚的注意呢。艾连想起来阿尔敏就是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类似,很多想法压根就不像是他那样性格人会想出来的疯狂。

“艾连你可不可以养她?”诺亚抱起幼犬,递给艾连。“哎?我啊…我是可以吧。”艾连有点不确定地躲闪开,但诺亚很是执着地将幼犬送到了他面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幼犬抱紧了怀中。

柔软的躯体散发着惊人的温度,艾连的动作有点僵硬,他怕伤到幼犬都不敢随便动弹。幼犬在艾连身上到处嗅了嗅,就舔了下他的手指。

不好,太可爱了。本来还打算拒绝的艾连,轻易就被俘虏了。“不过,光是我说了不算呢,毕竟墙外调查的时候我就不在这里了。

”艾连轻抚着幼犬的小脑袋解释。正打算高兴的诺亚反应了过来,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利威尔教官那边大概不行吧……先不说教官有洁癖,而且等艾连离开后,他又会住到训练营的宿舍,结果还是不能养狗。

“别泄气,我试试看好了。”点了下幼犬湿润的鼻尖,艾连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准备将训练兵的评分表送去总务处的利威尔,还在奇怪怎么到这个时间还没见到艾连,就看到心心念叨的家伙远远地朝他跑来了。

“利~威尔~~”有意拖长的诡异语调,让利威尔眼皮一跳,每当艾连这么笑的时候都没好事。“你又想干嘛?”利威尔还记得上一次艾连露出这样的表情,还是为了拉他去调查兵团新年宴会的时候。

“利威尔喜欢狗吗?”艾连期待地眨了眨眼睛。对于这种明显的暗示,利威尔实在很想当做没有看到,虽然他都注意到艾连衣服中的诡异凸起了。

“还行。”利威尔对狗这种经过训练就会有用的动物还是很有好感的,等同马匹。“那我们养一只好不好?”抱出幼犬,艾连用着介绍新家庭成员的口气。

“不行。”没留半点情面,利威尔毫不犹豫地否定。“有什么关系,养嘛养嘛~”其实不太擅长这种可爱的撒娇方式,艾连还特意和韩吉做了一系列特训,就是为了这种时刻!

至于为什么是韩吉……谁让在艾连眼中,连利威尔都很难拒绝他。又是那个混蛋四眼。利威尔咬牙切齿地握紧了拳头,这种似曾相识的恶心腔调,偏偏由艾连做出来他就是没辙。

“你出墙任务了,谁照顾它?”还打算抗争的利威尔,实事求是地讲起了道理。“当然是利威尔。”艾连胸有成竹地回答。

“我又不回家。”头疼起来的利威尔,提醒道。“真的不能养?”把幼犬举到胸前,艾连用下巴抵着幼犬耳朵头顶,可怜兮兮地问。

如同得到了信号,幼犬也很配合的跟着呜呜了几声。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的利威尔投降地单手捂住脸。

艾连抱住幼犬回身冲缩在墙后探头探脑的诺亚和科雷翘了个顺利完成任务的大拇指,正想当场配合着欢呼下的科雷,就被察觉到利威尔视线的诺亚一把拖走逃离了现场。

找到了罪魁祸首的利威尔没有阻止他们的胜利逃亡,反正有的是时间找他们慢慢算账。“利威尔,我们给她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困倦的幼犬打了个哈欠,就把脑袋压在了艾连的手臂上闭起了双眼。无论两人是否介意,事实上他们所组成的家庭终究存在缺陷。

能够共同养育什么是一种很幸运的事情,生命的传承就是如此具有意义。他们都愿意放弃这样的权利,只为和彼此相守。

若是这样就可以弥补点遗憾的话,利威尔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艾连很高兴,光是这个理由其实就够了。从此,这个世界上多了只名为“箩赛”的狗。

他与他初次相遇的那道高墙,承载在了年幼的生命上。艾连从未忘记过,在那个黄昏,印入自己模糊视线中那面飞扬的自由之翼。

利威尔同样从未忘记过,橙红的夕阳余晖下,脸上残留着大面积烫伤痕迹的虚弱少年那笔直明亮的注视。那是一切的起点,象征着开始。

TAG:

本文地址 : https://www.jinnengjt.com/shenghuobaike/9343.html 本文资源来源于互联网,所有观点与站长无关,若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配合!

相关文章

声明:本站资源皆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20 百科知识 版权所有 www.jinnengjt.com

生活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