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百科 > > 正文

[银色的门用英语怎么说]银色的用英语怎么说

发布时间: 2020-09-11 11:14:01 来源: 百科讲坛 阅读数:

导语 : [银色的门用英语怎么说]银色英文怎么发音 silver读法:英[ˈsɪlvə(r)]美[ˈsɪlvɚ]释义:1、e799bee5baa631333431343733n.银;银色;银币;银制品2、adj.银色的;银制的;银白色的3、vt.(在某物上

[银色的门用英语怎么说]银色英文怎么发音

silver读法:英[ˈsɪlvə(r)]美[ˈsɪlvɚ]释义:1、e799bee5baa631333431343733n.银;银色;银币;银制品2、adj.银色的;银制的;银白色的3、vt.(在某物上)镀银;使具有银色光泽,使变成银色词语搭配:1、fine-silver

优质银2、native-silver天然银3、pure-silver纯银4、refined-silver

纯银例句:The-moon-began-to-show-her-silver-flame.月儿开始发出银色的光辉。

扩展资料颜色单词集锦一、grey读音:英[ɡreɪ]美[ɡreɪ]释义:1、adj.灰色的2、n.灰色例句:The-most-popular-color-this-autumn-is-grey.今年最流行灰色。

二、hoary读法:英[ˈhɔ:ri]美[ˈhɔri,ˈhori]释义:adj.灰白例句:A-hoary-old-butler-slowly-opened-the-creaking-door.

头发灰白的老男管家慢慢打开了嘎吱作响的门。三、white读法:英[waɪt]美[hwaɪt,waɪt]

释义:1、adj.白色的,纯洁的;白种人的2、n.白色;白种人例句:He-was-dressed-in-white-from-head-to-toe.

他从头到脚穿了一身白色。silver美音:['sɪlvɚ]英音:['silvə]silver的中文翻译以下结果由译典通提供词典解释名词

n

1、银[u

2、银器;餐具[u]their-silver-is-made-of-stainless-steel.

他们家的餐具是不锈钢制的

3、银币;硬币[u]could-you-tell-me-where-to-change-paper-money-into-silver?

请问在哪儿可以把纸币兑换成硬币

4、银质奖章,银牌[c

5、银色,银灰色[u]形容词a

1、银的;镀银的;含银

2、银色的,有银色光泽的there-is-not-a

silver-hair-on-her-head.她头上没有一根银发。3.(声音)清脆悦耳的he-heard-a-silver-laughter-from-the-next-room.

他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4、口才流利的5.(结婚)第二十五周年的the-couple-gave-a

dinner-party-in-celebration-of-their-silver-wedding-anniversary.

这对夫妇设宴庆祝他们的银婚纪念日。及物动词vt

1、镀银

2、使有银色光泽moonlight-silvered-the-pond.

月光把池塘照得一片银白。不及物动词vi

1、变成银色银色silvery英][ˈsɪlvəri][美][ˈsɪlvəri]银色silvery英][来712;sɪlvəri]

[美][ˈsɪlvəri]例句1.A-silver-car,paint,thread银色的汽车、颜料、线

2.the-common-North-American-shiner.北美洲普通的银色小鱼。自3.Any-of-various-other-small,

often-silver-colored-fishes.银色小鱼其它任何小的常为银色的小鱼4.Washes-the-grave-with-silvery-tears.

(银色的泪水冲洗着坟墓。)5.Her-hair-has-asilver-sheen.她的头发有银色光泽。

6.The-moon-began-to-show-her-silver-flame.月儿开zhidao始发出银色的光辉。

银色的门用英语怎么说

[银色的门用英语怎么说]需银色黎明崇敬才可以进去

目前不存在,大点的只有NAXX不需要崇敬,但是进入需要做门任务,崇拜能免费进。崇敬需要交200G左右资料费,尊敬就更贵了。那是TBC前的历史了,那是老克的窝

[银色的门用英语怎么说]银色的用英语怎么说

很高兴在这里回答你的问题:.银色的silveryargentargentateargentine银色

[银色的门用英语怎么说]银色用英语怎么拼

sliver-or-white-colour.——silver敬请采纳,谢谢.argenteousargenteoustfingsilver

[银色的门用英语怎么说]急求银色马的英文大意

$$$$银色马柯南·道尔—天早晨,我和福尔摩斯一起用早餐,福尔摩斯说“华生,恐怕我只好去一次了。”“去一次?!上哪儿?”“去达特穆尔的金斯皮兰。”我听了并不惊奇。老实说,我本来感到奇怪的是,目前在英国各地到处都在谈论着一件离奇古怪的案件,可是福尔摩斯却没有过问。他整日里紧皱双眉,低头沉思,在屋内走来走去,装上一斗又一斗的烈性烟叶,吸个没完,对我提出的问题和议论,完全置之不理。报刊经售人给我们送来当天的各种报纸,他也仅仅稍一过目就扔到一旁。然而,尽管他沉默不语,我完全清楚地知道,福尔摩斯正在仔细考虑着什么。当前,人们面前只有一个问题,迫切需要福尔摩斯的分析推论智能去解决,那就是韦塞克斯杯锦标赛中的名驹奇异的失踪和驯马师的惨死。所以,他突然声称,他打算出发去调查这件戏剧性的奇案,这不出我所料,也正中我下怀。“要是我不妨碍你的话,我很愿和你一同去。”“亲爱的华生,你能和我一同去,那我非常高兴。我想你此去决不会白白浪费时间的,因为这件案子有一些特点,看来它可能是极为独特的。我想,我们到帕丁顿刚好能赶上火车,在路上我再把这件案子的情况详细谈一谈。你最好能把你那个双筒望远镜带上。”一小时以后,我们已坐在开往埃克塞特的头等车厢里,一顶带护耳的旅行帽掩住福尔摩斯那张轮廓分明的面孔,他正在匆匆浏览他在帕丁顿车站买到的一堆当天报纸。我们早已过了雷丁站很远,他把最后看的那张报纸塞在座位下面,拿出香烟盒来让我吸烟。“我们行进得很快,”福尔摩斯望着窗外,看了看表说道,“现在我们每小时的车速是五十三英里半。”“我没有注意数路杆,”“我也没注意。可是这条铁路线附近电线杆的间隔是六十码,所以计算起来很简单。我想你对于约翰·斯特雷克被害和银色白额马失踪的事,已经知道了吧。”“我已经看到电讯和新闻报道了。”“对这件案子。思维推理的艺术,应当用来仔细查明事实细节,而不是去寻找新的证据。这件惨案极不平凡,并且与那么多人有切身利害关系,使我们颇费推测、猜想和假设。困难在于,需要把那些确凿的事实与那些理论家、记者虚构之词区别开来。我们的责任是立足于可靠的根据,得出结论,并确定在当前这件案子里哪一些问题是主要的。星期二晚上,我接到马主人罗斯上校和警长格雷戈里两个人的电报,格雷戈里请我与他合作侦破这件案子。”“星期二晚上!”我惊呼道,“今天已经是星期四早晨了,为什么你昨天不动身呢?”“我亲爱的华生.这是我的过错,恐怕我会发生很多错误,而并不像那些只是通过你的回忆录知道我的人所想象的那样。事实是,我并不相信这匹英国名驹会隐藏得这么久,特别是在达特穆尔北部这样人烟稀少的地方。昨天我时时刻刻指望着能听到找到马的消息,而那个拐马的人就是杀害约翰·斯特雷克的凶手。哪知到了今天,我发现除了捉住年轻人菲茨罗伊·辛苦森以外,没有任何进展。我感到是该我行动的时候了。不过,我觉得昨天的时间也并没有白白浪费。”“那么说,你已经作出了分析判断。”“至少我对这件案子的主要事实有了一些了解。现在我可以对你一一列举出来。我觉得,弄清一件案子的最好办法,就是能把它的情况对另一个人讲清楚。此外,如果我不告诉你我们现在掌握什么情况,我就很难指望得到你的帮助。”我向后仰靠在椅背上,抽了一口雪茄,福尔摩斯俯身向前,用他那瘦长的食指在他左手掌上指点着,向我说明引起我们这次旅行的事件的梗概。“银色白额马,”福尔摩斯说道,“是和它驰名的祖先一样,始终保持着优秀的记录。它已经是五岁口了,在赛马场上每次都为它那幸运的主人罗斯上校赢得头奖。在这次不幸事件以前,它是韦塞克斯杯锦标赛的冠军,人们在它身上的赌注是三比一。然而它是赛马嗜好者最爱的名驹,而且从未使它的爱好者落空,因此,即使是这样的悬殊的赌注,也有巨款押在它身上。所以,设法阻止银色白额马去参加下星期二的比赛,显然同许多人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当然,在上校驯马的所在地金斯皮兰,人们都知道这种事实,所以,对这匹名驹采取了各种预防措施来保护它。驯马人约翰·斯特雷克原是罗斯上校的赛马骑师,后来因体重增加,才另换他人。斯特雷克在上校家做了五年骑师,七年驯马师,平时的表现是一个热心肠的诚实仆人。斯特雷克手下有三个小马倌。马厩不大,一共只有四匹马。一个小马倌每天晚上都住在马厩里,另外两个就睡在草料棚中。三个小伙子的品行都很好。约翰·斯特雷克已经结婚,住在离马厩二百码远近的一座小别墅里。他没有孩子,有一个女仆,生活还算舒适。那个地方很荒凉,在北边半英里以外,有几座别墅,是塔维斯托克镇的承包商建造的,是专供病人疗养以及其他愿来呼吸达特穆尔新鲜空气的人住用。向西二英里以外就是塔维斯托克镇,穿过荒野,大约也有二英里远近,有一个梅普里通马厩,是属于巴克沃特勋爵的,管理人名叫赛拉斯·布朗。荒野其他方向则异常荒凉,只有少数流浪的吉卜赛人散居着。这件祸事发生的星期一晚上,基本情况就是这样。“这天晚上,像平常一样,这些马匹经过驯练,刷洗,马厩在九点钟上了锁。两个小马倌到斯特雷克家去,在厨房里用过晚饭。第三个小马倌内德·亨特留下看守。九点以后,女仆伊迪丝·巴克斯特把内德的晚饭送到马厩来,这是一盘咖喱羊肉。她没有带饮料,因为马厩里有自来水,按规定,看马房的人在值班时,不能喝别的饮料。因为天很黑,这条小路又穿过荒野,所以这个女仆带着一盏提灯。“伊迪丝·巴克斯特走到离马厩不到三十码时,一个人从暗处走出来,叫她站住。在提灯的黄色灯光下,她看到这个人穿戴得像个上流社会的人,身穿一套灰色花呢衣服,头戴一顶呢帽,脚登一双带绑腿的高统靴子,手拿一根沉重的圆头手杖。然而给她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脸色过分苍白,神情紧张不安。她想,这个人的年龄恐怕要在三十岁以上。他问道:“‘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要不是看到你的灯光,我真想在荒野里过夜了。’“‘你走到金斯皮兰马厩旁边了。’女仆说。他叫道:“‘啊,真的!真好运气!我知道每天晚上有一个小马倌独自一人睡在这里。或许这就是你给他送的晚饭吧。我相信你总不会那么骄傲,连一件新衣服的钱也不屑赚吧?’这个人从背心口袋里掏出一张叠起来的白纸片,‘请务必在今天晚上把这东西送给那个孩子,那你就能得到可以买一件最漂亮的上衣的钱。’“他这种认真的样子,使伊迪丝大为惊骇,她赶忙从他身旁跑去,奔到窗下,因为她惯于从窗口把饭递过去。窗户已经打开,亨特坐在小桌旁边。伊迪丝刚刚开口要把发生的事告诉他,这陌生人又走过来。“‘晚安,’陌生人从窗外向里探望着说道,‘我有话同你说,’姑娘发誓说,在他说话时,她发现他手里攥着一张小纸片,露出一角来。小马倌问道:“‘你到这里有什么事?’陌生人说道:“‘这件事可以使你口袋里装些东西,你们有两匹马参加韦塞克斯杯锦标赛,一匹是银色白额马,一匹是贝阿德,你把可靠的消息透露给我,你不会吃亏的。听说在五弗隆距离赛马中,贝阿德可以超过银色白额马一百码,你们自己都把赌注押到贝阿德身上,这是真的吗?’“‘这么说,你是一个该死的赛马探子了!’这个小马倌喊道,现在我要让你知道,在金斯皮兰我们是怎样对付这些家伙的。’他跑过去把狗放出来。这个姑娘赶紧跑回家去,不过她一面跑,一面向后望,她看到那个陌生人还俯身向窗内探望。可是,过了一分钟,亨特带着猎狗一同跑出来时,这个人已经走开了,尽管亨特带着狗绕着马厩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这个人的踪影。”“哦,福尔摩斯。等一等,小马倌带着狗跑出去时,没有把门锁上吗?”“好,华生,太好了!”福尔摩斯低声说,“我认为这非常重要,所以昨天特意往达特穆尔发了一封电报查问这件事,小马倌在离开以前把门锁上了。我还可以补充一点,这扇窗小得不能钻进人来。“亨特等那两个同伙小马倌回来以后,便派人去向驯马师报信,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斯特雷克听到报告以后,虽不知道这里面实在的用意是什么,却非常惊慌。这件事使他心神不安,所以,斯特雷克太太在半夜一点钟醒来时,发现他正在穿衣服。斯特雷克对他妻子的询问回答说,因为他挂念这几匹马,所以一直不能入睡,他打算到马厩左右看看它们是否—切正常。斯特雷克的妻子听到雨点嘀嘀嗒嗒地打在窗上,央求他留在家里,可是他不顾妻子的请求,披上雨衣就离开了家。“斯特雷克太太早晨七点钟一觉醒来,发觉她丈夫还没回来,急忙穿好衣服,把女仆叫醒,一同到马厩去了。只见厩门大开,亨特坐在椅子上,身子缩成一团,完全昏迷不省人事,厩内的名驹不知去向,驯马师也毫无踪影。“她们赶快把睡在草料棚里的两个小马倌叫醒,因为他们两个人睡得非常死,所以晚上什么也没听到。亨特显然受到强烈麻醉剂的影响,所以怎么也叫不醒他,两个小马倌和两个妇女只好任亨特睡在那里,都跑出去寻找失踪的驯马师和名驹。他们原以为驯马师出于某种原因把马拉出去进行早驯练,可是他们登上房子附近的小山丘向周围的荒野望过去,没有看到失踪的名驹的一点影子,却发现一件东西,使他们预感到发生了不幸事件。“离马厩四分之一英里远的地方,斯特雷克的大衣在金雀花丛中飘露出来。那附近的荒野上有一个凹陷的地方,就在这里他们找到了不幸的驯马师的尸体。他的头颅已被砸得粉碎,分明是遭到什么沉重凶器的猛烈打击。他股上也受了伤,有一道很整齐的长伤痕,显然是被一种非常锐利的凶器割破的。斯特雷克右手握着—把小刀,血块一直凝到刀把上,很明显,他与攻击他的对手搏斗过,他的左手紧握着一条黑红相间的丝领带,女仆认出来,那个到马厩来的陌生人头天晚上戴着的领带。亨特恢复知觉以后,也证明这条领带是那个人的。他确信就是这个陌生人站在窗口的时候,在咖喱羊肉里下了麻醉药,这样就使马厩失去了看守人。至于那失去的名驹,在不幸的山谷底部泥地上留有充足的证明,说明搏斗时名驹也在场。可是那天早晨它就失踪了,尽管重价悬赏,达特穆尔所有的吉卜赛人都在注意着,却一点消息也没有。最后还有一点,经过化验证明,这个小马倌吃剩下的晚饭里含有大量麻醉剂,而在同一天晚上斯持雷克家里的人也吃同样的菜,却没有任何不良后果。全案的基本事实就是这样。我讲时把一切推测都抛掉了,尽可能不加任何虚饰。现在我把警署处理这件事所采取的措施向你讲一讲。

TAG:

本文地址 : https://www.jinnengjt.com/shenghuobaike/63598.html 本文资源来源于互联网,所有观点与站长无关,若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配合!

相关文章

声明:本站资源皆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20 百科知识 版权所有 www.jinnengjt.com

生活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