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百科 > > 正文

[睡袍风外套怎么穿比较好]卢靖姗穿睡袍外套

发布时间: 2021-04-05 11:17:01 来源: 百科讲坛 阅读数:

导语 : [睡袍风外套怎么穿比较好]这个季节穿什么外套比较合适 艾高女装外套就适合初春的时候穿,鱼尾长款设计,立领设计帅气十足,多种色系搭配,尤其独特的收腰设计,会很显瘦,告别

[睡袍风外套怎么穿比较好]这个季节穿什么外套比较合适

艾高女装外套就适合初春的时候穿,鱼尾长款设计,立领设计帅气十足,多种色系搭配,尤其独特的收腰设计,会很显瘦,告别臃肿。

采用特殊材质在防水透气面料,风吹雨打都不怕。穿自己喜欢的衣服。现在我感觉应该算是春天了吧。喜欢什么穿什么呗!

睡袍风外套怎么穿比较好

[睡袍风外套怎么穿比较好]卢靖姗穿睡袍外套

我觉得这一点还是看气质吧,卢靖珊长的就比较有异域风情,所以穿衣也有。想有他这样的异域风情,首先你要长得很漂亮,其次就是你一定要会穿搭,如果你不会穿到的话,也不会有他这样的异域风情的。

她本来就是混血儿,所以她穿出来会有异域风情的感觉。一般人可以靠妆容来打造这种感觉。卢靖姗有异域风情应该和她是混血儿有关,和她穿不穿的睡袍外套的关系应该不大。

[睡袍风外套怎么穿比较好]防风的外套真有效果吗

防风的外套确实有防风的效果,还防小雨,一般是春秋户外运动穿,防风防雨还保暖,但大冬天穿就不太合适了。

这具体看什么样的防风衣把~我买的骆驼的冲锋衣,外套是那种防雨防风的。我穿过几次,防水效果和防风效果都不错,保暖效果挺好的,我骑单车上班,早上七点就出发,过来的时候还觉得有点热。

[睡袍风外套怎么穿比较好]睡衣风大衣搭配什么鞋子

休闲款大衣,需要搭配休闲款鞋子也可以搭配正统款鞋子,都很漂亮。配运动鞋,高帮大黄靴,休闲款皮鞋都可以。

[睡袍风外套怎么穿比较好]找一部电影

风月俏佳人大致情节差不多漂亮女人漂亮女人(译为风月俏佳人,PrettyWoman)美国滚石影片公司1990年出品编剧:J·I·劳顿导演:加里·马歇尔主演:朱丽娅·罗伯茨理查德·吉尔简介如下:维维安,你到底想要什么?——爱德华

这是美国洛杉矾的一座豪华别墅。这里正在举行一场露天酒会。这是一些有身份的体面人物。他们风流倔搅,谈笑风生。

矮胖的菲利普·斯塔基是这酒会上最活跃的人物,他一刻不停地在草坪上奔走着,不断地与男士们说笑,与女士们调情,忙得不可开交,出尽了风头。

而此时此刻,他的主人却在闷闷不乐。菲利普是企业巨头爱德华的私人律师,这亿万富翁爱德华是一个风度演洒、举止优雅的中年男子。

他是为吞并莫尔斯公司而来到洛杉矾的。他在生意场上声势夺人,但在情场上却并不走运。这时间,他正在跟远在纽约的女友通电话。

“我让女秘书安排一下,她没有跟你说?”“她跟我说了。我和你说的话,还没有跟你女秘书说得多。爱德华,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我知道。这个星期对我很重要,我希望你在我身边。”“但你从来不和我说,你总以为我什么事都得听你的,也许我们该分手了。

等你回纽约我们好好谈谈。”“现在谈不是更好吗?”“那么好,再见吧!”对方怒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爱德华陷入了沮丧郁闷之中。

他快快不乐地提前离开酒会,开出了菲利普新买的灰色轿车。他想出去兜风散散心。菲利普冲他喊叫着:“你熟悉这车吗?天快黑了,你会迷路的!

”爱德华驾车飞驶而去。这是一片灯的海洋。到处都是闪烁的霓虹灯。寻欢作乐的男人们在游荡,花枝招展的妓女们在拉窖。

爱德华不知不觉已驶入了红灯区,可他自己全然不知。这便是有名的好莱坞大道。这里栖居着数不清的年轻妓女,高中辍学的维维安·沃德就是其中的一个。

白天睡觉,夜晚工作,这是妓女们的职业特点。维维安也不例外。夜幕降临的时候,闹钟将她闹醒。她起床打扮,描眉画眼,并用眉笔把长筒靴的破裂处涂抹一番,然后下楼。

这时间,楼下房东正为房租跟房客争吵,维维安有意避开房东,她返回房间,从窗外早已准备好的梯子上爬下去。

维维安来到街上,一个脚蹬滑轮的德皮士冲她叫起来:“嘿!来好莱坞的都有一个梦,喂,小姐,你的梦是什么?”维维安挤过人群,来到游乐场找她的好友凯特。

凯特正冲着另一个妓女叫嚷着:“从这儿到那边是我们的地盘,请你给我滚开!”凯特见维维安来了,高兴地扑过去。

维维安告诉她,收房租的来了,她无钱交房租。一个正在打台球的家伙便乘机戏弄她:“宝贝,不就是几百块钱吗?你要留下,一夜200块钱我包了!

”“你怎么就不肯答应?”凯特说着,拉着维维安下了楼。她们走出门口。猎物出现了——一辆灰色的豪华轿车缓缓驶过来,靠在路边停下了。

凯特冲维维安大声说:“瞧呀!他停下了,你可别错过机会,快抓住他,跟他要100块!有事给我打电话。”凯特拥抱一下维维安,鼓励她大胆地追上去。

维维安拢拢头发,脱下外衣,钮着屁股走过去。“嘿,你一定是想跟人约会吧?“我想去贝弗里山,你能给我指个路吗?”爱德华望着这个美丽动人的姑娘,她有高高的个子、优美的线条和性感的嘴唇。

她穿着白色的紧身背心,淡蓝色的超短裙,实在是个顶漂亮的小娘们。爱德华的心境立时开朗了。维维安坐在爱德华身边。

“我叫维维安·沃德。”“你位哪个旅馆?”“我住……哈哈!我替你开。”他们交换了位置。“你套上安全带,我带你兜兜风。

”维维安开车,车速很快。她把手伸给爱德华,那手腕上是手链和护腕。“你知道这护腕有什么用吗?”爱德华确实不知道,这是他头一次跟妓女相处。

“你靠什么挣钱?一天多少?”“很难讲。”“一天有100块钱吗?”‘“一小时。”“一小时!”爱德华大吃一惊。

“你不是在玩命吧?不可能!”他们愉快地说笑着,一会便到了贝弗里山。维维安早已拿到了带路的小费,她下了车,却无处可去了。

维维安坐在路边的木椅上等回去的汽车。她的举止神情,是那样的清新自然,充满活力。爱德华望着她那楚楚动人的样子,很有几分恋恋不舍了。

“你怎么不叫出租?”“我喜欢这样。”维维安芜尔一笑。“我在想,你真的一小时赚100块?”“是呀。”“那你要是没有别的约会,是不是可以到我房间坐一小时?我会很高兴的。

”“当然高兴。你叫什么名字?“爱德华。”“噢,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维维安亲昵地用肩膀推了一下爱德华。

爱德华是个很细心的人,他在饭店门口把自己的风衣给维维安披上,领她走了进去。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到处是一些衣冠楚楚的人们。

这饭店如此豪华,维维安忍不住地惊叹:“嗬!真棒哎!”她的举止令人吃惊,这里净是些温文尔雅的人们,维维安放肆的说笑与这环境显然是很不协调的。

她毫无顾忌地撩起风衣提袜带,将裸露的大腿翘在一边。这姿势令一对正在等电梯的夫妇好尴尬。爱德华和维维安进了电梯,那对夫妇却止步不前了。

“对不起,我忍不住。”维维安低着头说。“尽量忍。”爱德华并不责怪她。他们走进设施豪华的房间里,这是维维安从未见过的豪华。

她好奇地动动这儿,摸摸那儿。她跑上阳台大叫着:“真棒啊!我敢说这儿连海都看得见!”爱德华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你骗我,这儿其实是可以按时间出租的!”“当然。”“好吧,你把我带到这儿,下面你想干什么?”爱德华坐在写字桌前说:“我正在想,还没有计划好。

”“我也是,虽说不是计划家,我是说,我每时每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就是这样。”维维安脱掉外衣,耸耸肩说,“你应该先付我钱。

”“好!我忘了,付现钱可以吗?”“我就要现钱。”维维安走向爱德华,一屁股坐在他那满是文件的写字台上。

“我说,你坐在我传真文件上了。”“我可没坐过这玩意儿。”维维安侧过身子,拾起屁股,爱德华从她屁股下抽出文件。

维维安接过钱,兴奋地数着钞票和硬币:“绿的,黄的,还有这个,真他妈来劲!”维维安把钱塞进皮靴里,把手伸给爱德华。

爱德华望着这个生气勃勃的漂亮女人,笑眯眯地说:“我想,我们可以多聊一会儿。”爱德华坐在沙发上,维维安也跟过去,拉过沙发坐在他对面。

“让我猜猜,你是干什么的——你是律师!因为你的眼神有点怪。”她脱掉长靴和袜子,又随口问道:“你有妻子?还有女朋友?”“都有。

我过去的妻子和女儿佐在我过去的家里,我过去的女朋友在纽约。就在咱们说话的这会儿,她正从我的寓所搬出去。

”爱德华给她倒了杯香滨,她一口气把它喝光了。他又把一盘鲜红的草葛端给她,她挑捡了一个吃起来。爱德华如此慢条斯理不快动手,这令维维安大惑不解。

“照我说,我给你……一点暗示,让你……”维维安两手比划着,“动起来,让你醒醒,速战速决。”“你给我的感觉是你很关心时间,只想快点结束。

”“一小时100块哪!”“那一晚上多少?”“待在这儿,你可付不起钱。”“多少钱?”“300块。”“那好,我就不用着急了。

”维维安坐在地毯上看电视,她边看边喝,一边快活地自语:“我可真没快活地玩过。”她痛快地趴在地毯上,乐滋滋地看那滑稽片。

夜深了。爱德华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凝视着在电视光亮映照下显得更加美丽动人的维维安,欣赏着她那无拘无柬的姿态,他被深深地吸引了。

他如痴如醉地望着她。维维安发现爱德华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她,职业性的敏感使她立时活跃起来。她爬到爱德华身边,伸手抚摸着他的胸脯。

她脱掉背心和短裤,取过一个沙发靠垫放在脚下,然后跪在上面,趴在男人怀里问:“你想干什么?”爱德华只是欣赏着她那漂亮的脸蛋,反问道:“你想干什么?”“干什么都行,就是不接吻。

”她边说边为他解衣扣。爱德华说:“我也是。”清晨,维维安一觉醒来,爱德华已经在用早餐了。维维安的那一份也准备好了。

好丰盛的早餐。维维安披着白色的睡衣,披着金黄的秀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知道你很忙,我一会儿就走。

”“别这么急,你饿了吧?也不知你爱吃什么,我每样都要了一点。夜里睡得好吗?”“好极了!都忘记是在哪儿啦!

”维维安吃着夹馅面包,翘起屁股坐在餐桌上,冲着爱德华问:“你睡得好吗?”“我昨夜一直在工作。”“我不明白,你不吸毒,不睡觉,不喝酒,你总在干什么?爱德华,我知道你不是律师。

”“说得对。”爱德华瞪了她一眼,“这儿可有四把椅子。”“噢!”维维安赶紧坐在椅子上,又抱起一条腿问:“那你到底做什么?”“我收购公司,最近要买下一家10亿美元的公司。

”“10亿美元!你肯定特聪明。我只读过高中二年级。”爱德华对着镜子打领带。维维安坐在镜前桌子上,伸手帮他打领带。

”“你有几十亿了,你买这些公司干什么?”“卖掉。我把它们分成若干份,再一份一份地卖掉,这样更容易赚钱。

”“就像偷车一样,把零件拆下来再卖掉,是吗?”“差不多。但我是合法的。”维维安熟练地帮爱德华打好领带。

她甜甜地说:“临走前在澡盆里游个泳。”“好吧,随你便。”这时间,律师菲利普来电话了,他得意洋洋地告诉爱德华,那个将要破产的造船公司老板莫尔斯和他的孙子约翰晚上要来商谈兼并的事,他们伤心极了。

菲利浦建议爱德华找个女伴陪他参加社交活动。维维安躺在浴盆里的肥皂沫里,闭着眼睛,塞着耳机唱着。爱德华欣赏着她那摇头晃脑的样子,他心醉神迷,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她了。

“维维安,我对你有个生意上的请求,我付钱,我想让你陪我一个星期。”“你这么有钱,人又帅,你随便可以找好多女孩。

”“我要职业型的。”“一天24小时,我可得要很多很多钱。”“当然,没错,你要多少?”“让我算算……一星期六个晚上,要4000块!

”“六个晚上,一天300,总共1800块。”“你可以还价。”“2000!”“3000!”“成交。”“呀!

真的吗?哈哈……”维维安惊喜地一头钻进浴盆的水里。“维维安,你答应了吗?”维维安顽皮地伸出两只脚。“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你去买些得体的衣服,不要太花哨,太性感。

”爱德华走了。维维安欣喜若狂地冲进卧室,蹦到床上,蹬着双腿欢叫着:“3000!哈哈3000!真他妈的棒!

……”她抓起电话,把这大好消息告诉她的好友凯特,她将把爱德华已付给她的300元分一半给凯特,让她来拿。

维维安把分给凯特的钱留在服务台上,自己兴冲冲地去逛街买衣服。她那系在腰间的红外衣吸引着不少人的目光。

阳光明媚的贝弗利山大街上,维维安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进一家高级时装店,营业厅的小姐们对她那身性感的装束投来鄙夷的目光。

一位导购小姐冲她说:“我看我们这儿没有适合你穿的衣服,请你走吧!”不管维维安有多少钱,她们就是不愿把衣服卖给她。

维维安快快不快地回到宾馆里,一进门口又被值班经理拦住了。经理把她领进办公室,告诉她这是一流的宾馆,很多事在别的宾馆里可以做,但在这里却不行。

维维安急得几乎要哭起来,她说她是和爱德华一起来的,一听这话,经理立时就变了态度。“爱德华是我们的特殊朋友,我猜想你一定是他的亲戚,是……”“侄女。

”有了这样一个身份,一切都好说了。经理建议她穿得得体些,他请雇员为维维安订购一套参加鸡尾酒会穿的晚礼服,他还亲自给她讲了一些社交礼仪……爱德华和公司雇员在讨论工作。

情报人员告诉他,他们将收购的那家公司正在与海军签订建造驱逐舰的3.5亿美元的协议。爱德华立即要他的律师菲利普通过一个相识的参议员停止批准这个由海军出钱的协定。

这天晚上,维维安穿着新做的开胸黑色连衣裙,脖子上还佩着带黑花的装饰,这一身礼服使她显得雍容华贵,仪态万方。

爱德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维维安满面春风地迎上去,动作优雅地挽起爱德华的胳膊,和他一起赴宴会。他们来到一家豪华餐厅里。

那家行将倒闭的公司的经理莫尔斯早已恭候在那里了。他主动热情地自我介绍,并把自己的孙子戴维也介绍给爱德华他们,戴维是个马球队员。

祖孙两个争先恐后地恭维维维安的漂亮和高雅,维维安也对这爷孙两个产生了兴趣。他们都显得很愉快。席间,维维安小心翼翼,一举一动都很谨慎,尽管如此,还是出了不少洋相。

蜗牛上来的时候,爱德华对她说这是法国蜗牛,味道狠鲜美。维维安哪里吃过,她见别人用叉,她也学着用叉,她笨手笨脚,一下子把那蜗牛叉飞了。

站在一旁的侍者一把抓住那蜗牛,幽默地笑道:“这事经常发生的。”这边爱德华正与莫尔斯谈交易,气氛却一点也不轻松,谈得越来越紧张。

“我请你不要干涉我的公司。”老莫尔斯说。“这不行,我有1000个股份。”爱德华语气很强硬。“我可以把你的股份买下来。

”“你没有那么多钱。你与海军的协定被拨款委员会取消了。”莫尔斯和戴维知道这是爱德华做了手脚,一下子火了。

他们不欢而散。爱德华看来是赢了,但他的良心并不安宁。他感到痛苦。为什么要致人于死地呢?他网闷不语地回到饭店,独自坐在阳台的门边。

维维安并不理解这一切。“爱德华,你说你从不到阳台上的。”“嗅,只是出来一半身子,你瞧。”“你还在想那事?算了吧!

”维维安坐到阳台的矮墙上。“我觉得你的生意挺好的,他遇到困难,你想要他的公司,他不想给你,看得出你喜欢马球手戴维。

”“维维安,你下来。你坐在那儿,我感到紧张。”“你紧张?那我再靠外一点,我如果掉下去,你会救我的。你看,我松手了!

”维维安顽皮地把身子探向楼外,做出一个危险的姿势,爱德华吓得不敢看了。维维安赶紧道歉,从矮墙上下来。

“事实上,喜欢某个人跟做生意是两回事,我不会在生意上掺入个人感情的。”“我知道。凯特跟我说,要达到目的就不能有感情,所以不能接吻,要麻木,别陷进去。

逢场作戏。我和别人就是这样。”爱德华依然愁眉不展。他一个人出去解解闷。维维安趴在床上看电视。凌晨三时,爱德华还没有回来。

维维安穿着睡衣出去找。维维安来到游乐厅。爱德华正在弹钢琴。维维安走向爱德华。爱德华停止弹琴,把她拉过来,把头深深地埋在她怀里,像是一个孤独的孩子。

他痴情而痛苦地望着她,缓缓地解开她的睡衣,把她抱在琴上,发疯地亲吻着。在她的身下,琴键发出一片猛烈的音响……“醒醒,维维安,该去买东西了,昨天你只买了一件衣服,我感到狠吃惊!

”爱德华抚摸着维维安,维维安半睡半醒。她翻了个身,懒洋洋地说:“买衣服并不像我想的那么有趣,他们对我很冷淡。

”爱德华决意要她上街买衣服。他们兴致勃勃地来到一家豪华商店。爱德华对维维安说:“商店从来不对人客气,它们只对信用卡客气。

”男经理对他们笑脸相迎。维维安依偎在爱德华怀里,爱德华抚摸着她的肩头说:“这商店里有和她一样漂亮的东西吗?”“有……不不,我是说,她要多漂亮的东西,我们这儿都有。

”“你们多来几个帮手。我想花掉一大笔钱,给她挑称心的衣服。”“嘿!都放下手里的活,到这边来!”爱德华拿出手机和菲利浦通话,菲利浦正忙着找他,他只得先离去了。

店里的人们可真是忙坏了。他们围着维维安团团转,衣服试了一件又一件,鞋子试了一双又一双。维维安踢踏着舞步,旋转着身子,伊然是一位骄傲的女王了。

一位男士跪在地上为她试穿一双鞋,维维安忽然发现那人的领带很漂亮。“领带!快给我解下来!”经理见维维安喜欢,不由分说,命令那男士把领带献给她。

现在维维安是另一番美丽了。她头戴花边草帽,身穿白色长裙,这淡雅素洁的服饰,更显出她的天生丽质,统调动人。

她提着各式衣服走出店门。维维安现在真可以趾高气扬了。她路过前日冷落了她的那家商店,一头冲进去,大声地喊道:“喂

!还认识我吗?昨天你们不愿意接待我——犯傻了吧?”她得意洋洋地蔚洒走一圈,店员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爱德华正在和他的律师菲利浦谈论收购莫尔斯公司的事。

菲利浦感到他们已经稳操胜券了:“我们胜利了!莫尔斯正在抵押贷款,你只消给银行打个电话,就可以将莫尔斯公司置于死地。

”然而,莫尔斯的主意改变了。维维安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赤裸着身子躺在摆满各式美酒的桌旁,把那条漂亮的领带搭在肩上,等待爱德华的到来。

爱德华回来了,看到那条漂亮的领带,他从心里感谢维维安的美意。他们一起躺在澡盆里。爱德华依倡在维维安怀里。

维维安撩着水为他擦身子。爱德华幸福地回忆着往事。维维安用她那修长的腿围拢着爱德华的身子,打趣地说:“你听我说,我的腿从臀部到脚尖是44英寸,现在是以88英寸的双腿缠绕法成交了3000美元!

,爱德华哈哈大笑。爱德华和维维安一起去看马球比赛。这场比赛是爱德华赞助的。女人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亿万富翁爱德华:“爱德华是个令人眼馋的家伙,每个姑娘都想嫁给他……”“我可不想,我只是和他玩玩罢了。

”维维安一不留神说走了嘴,女人们都感到好吃惊。比赛休息的时候,维维安和莫尔斯的孙子戴维谈得很来劲。菲利浦不怀好意地盯着维维安,追问爱德华是怎么认识她的:“爱德华,我们认识很久了,我跟你干了十来年了。

可这个星期我发现你和平时不一样,这个女人也不太对劲儿,你看她和莫尔斯的孙子在一起……”爱德华回头望见维维安和戴维谈得正热火,顿时醋意大发。

菲利浦又在添油加醋:“他们刚刚认识,就这么亲密,我怀疑她会把我们跟莫尔斯公司的事告诉他。”“你听我说,不会的,她不是什么间谍,她是街上的妓女。

”爱德华脱口而出。“什么?哈……一个亿万富翁为一个街头妓女叫劲,我还真是头一回听说,哈哈……”这时间,参议员走过来了。

爱德华与参议员交谈。菲利浦趁机溜到正在看马球赛的维维安身边,用膘客的口吻挑逗说:“维维安,玩得怎么样?这里和好莱坞大道不一样吧?”“什么?”维维安大吃一惊。

“爱德华都告诉我了。”他边说边下流地用手抚摸着维维安的肩膀,“他走之后,能跟我玩玩吗?”维维安张口结舌,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

回宾馆的路上,维维安沉默不语。一到宾馆,她就勃然大怒了。电梯来了。他们都站着不动。“你伤害了我。”“是的。

”爱德华望着维维安。他们沉默着,情绪渐渐地平静了。爱德华轻轻地为她拿下背包。维维安低声抽泣。电梯门开了。

他们都不动。此时此刻,他们都感到难以马上分手了。他们走回去。他们又一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床上,面对面躺着,静静地诉说着。

爱德华动情地注视着维维安,维维安缓缓地讲述她的不幸的过去……他们又一次沐浴在爱河之中。在维维安的影响下,爱德华彻底改变了只顾埋头工作、不会享受生活的呆板作风,维维安给他带来了生活的乐趣。

爱德华花费25万美元为维维安买了一串极其昂贵的项链,他又带着维维安飞往旧金山。他们坐在歌剧院的上等包厢里,一起观赏《蝴蝶夫人》。

维维安被剧情深深地打动了,她为剧中那崇高的爱情而流泪,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爱德华确实是变了。他陪着维维安在家下棋,连班也不想上了。

他陪着维维安去看大瀑布。他们一起郊游,野餐,相依相偎着躺在草地上,共享美好的时光。一周很快就要过去了。

这一日,爱德华正坐在餐桌旁发呆,维维安问:“你一个人在想什么?”爱德华笑道:“我在想,今天是我们的最后一天,然后你走了,我的事也快办完了,就得回纽约了。

我真想能再见到你。”他压抑着内心的深情继续说:“我想在这里给你租套房子,给你买辆车,给你留下信用卡,你要买东西就去商店买。

”“暖,你每次路过这儿就给我留下一些钱。”“未必如你想像的那样。”“那是什么样?”“首先我不会让你上街去。

”爱德华显然有些恼火。“这只不过是地理概念不同。”维维安有些激动。她不满地走上阳台,望着茫茫夜色。“维维安,你到底想要什么?”维维安很伤心,她为她的梦而伤心。

她伤心地回忆起童年时代的那个梦,那个白马王子将她从被母亲关着的小阁楼里救出的梦……电话铃响了,是菲利浦打来的。

菲利浦兴奋地告诉爱德华,说莫尔斯一定是干不下去了,要把公司卖给他们,所以莫尔斯今晚要见他们。“要是这样,用不着晚上,就现在。

”爱德华放下电话,穿上外衣。他对维维安说:“我得走了,请你一定要理解我。”“像我这样的人还能说什么。

”“我可从来没有把你当妓女,但我明白你刚才那话的意思,这对我来说办不到。”爱德华走了。维维安见到了她的好友凯特。

凯特对维维安的衣服大为赞叹。维维安却快活不起来,她只感到忧伤。“他什么时候走?”“明天。爱德华问我是否还想见他,我说当然不。

”“肯定不见?我看你脸色好悲哀。你爱上他了?”“我没爱上他,我只喜欢他。”维维安轻声地辩解。凯待劝她别犯傻,像爱德华这种有钱人,不会把女人看得很重,这使维维安意识到了她跟爱德华之间的鸿沟。

而此时此刻,爱德华正在与莫尔斯会谈。菲利浦大声地跟莫尔斯争吵着。莫尔斯几乎是走投无路了。“不!”爱德华突然止住了人们的争论,“先生们,我想和莫尔斯单独谈谈,请你们出去。

”菲利浦为难地望着爱德华:“我……”“是的,你也出去。”在这最后的交易中,爱德华出人意料地改变了主意,他不想致人于死地了,他不但不想吞并莫尔斯的公司,反倒准备与他合作。

老莫尔斯喜出望外,激动万分。这决定对莫利浦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雷,他的心血全都白费了。他火冒三丈,他将爱德华的慈悲归罪于维维安的影响。

他咬牙切齿:“都是那姨子!”爱德华摆脱了苦恼,他的心情很舒畅。他没有马上回宾馆,而是驱车来到一片绿草地。

他赤脚走在湿源源的草地上,体验着一种新感觉。火气冲天的莫利浦来到宾馆找爱德华。爱德华不在。只有维维安在收拾行李。

菲利浦立时就冲着她来了:“来,咱们也聊聊。”“不,爱德华很快就会回家的。”“不,不是家,这是饭店客房,你也不是良家妇女。

”菲利浦坐在维维安身边,“你是妓女,也许你跟我玩玩,我就不在乎那几百万块钱了。”他动手动脚,抚摸着维维安光滑的大腿,“我也试试,也许试过之后,就和他一样快活了。

”维维安躲闪着,反抗着。他把她一拳打倒,按在地上,粗暴地强奸她。维维安拼命的挣扎着。正在这时,爱德华回来了。

他一把将菲利浦抓起来,挥拳将他揍出老远。他又把菲利浦的皮箱扔出去,把他赶出了大门。爱德华扶起脸色苍白的维维安,用包着冰块的毛巾给她擦拭脸上的伤痕。

她忍着痛,瞅着他说:“我听说莫尔斯的事了。”爱德华眨眨眼说:“这是生意上的决定。”维维安也眨眨眼:“这决定很好。

”“我也觉得很好。”他们会心地笑了。但这是维维安受雇的最后一个晚上了。她该走了。“你买房子的主意很不错,对我来说,几个月前一点问题也没有,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你改变了一切。我也在变。”“是我造成的。问题是你想要多少?”“我要我从前的梦!”维维安真的要走了。爱德华恋恋不舍。

“你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一切。这几天我很愉快。”“我也是。”维维安向门口走去。爱德华为她开了门,跟着又关上,拦住她说:“别走,今晚别走。

告诉我你不是为了钱,而是自己想留下来。”“我不能。”他为她打开门。“我觉得你有很多特别的地方。”她转过头来对他说。

他苦涩地笑着点了点头。他蔫蔫地为她送行,然后关上门痛苦地倚在那儿。维维安向宾馆经理告别。经理吩咐司机扎罗送维维安到她想去的地方。

经理庄重地吻了她的手。她呆呆地坐在车里,一动不动,似乎是想彻底地忘掉这一切。但她终于情不自禁地回望着,久久地凝望着。

茫然若失地爱德华站在阳台上。维维安决心开始一种新生活。她回到她原先佐的房间里收拾东西,她要继续修完高中的课程,她要彻底地改变自己。

她把一叠钱塞进凯特的衣兜里说:“你很有潜力,要努力,别忘了付房租。”凯特扑到维维安怀里,深情地拥抱着她。

爱德华就要回纽约了。他问宾馆服务员有没有维维安留下的纸条,服务人员说没有,爱德华感到很失望。聪明的宾馆经理给他派了车,正是送走维维安的扎罗的那辆车。

爱德华不去机场了,他让司机驱车直奔维维安的住处。他特意买了一柬鲜花。正当维维安准备外出的时候,外边传来了熟悉的汽车喇叭声。

维维安迅速地打开窗子。一群白鸽腾空而起。梦中的白马王子出现了。爱德华站在急驶而来的敞蓬汽车上呼叫着维维安的名字,挥动着献给维维安的鲜花。

维维安爬出窗口,把那悬着的木梯放下去。爱德华急切地爬上梯子。维维安激动地喊着:“爬上了高楼,救出了公主,然后干什么?”“远走高飞”他们热烈地拥抱在一起。

TAG:

本文地址 : https://www.jinnengjt.com/shenghuobaike/178557.html 本文资源来源于互联网,所有观点与站长无关,若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配合!

相关文章

声明:本站资源皆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20 百科知识 版权所有 www.jinnengjt.com

生活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