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百科 > > 正文

[下唇细带在哪里]我跪在冰凉的茶几上

发布时间: 2021-01-05 13:43:16 来源: 百科讲坛 阅读数:

导语 : [下唇细带在哪里]什么是唇系带延长术 唇系带附着于中切牙之间的唇侧牙龈与牙槽黏膜交界。唇系带在胚胎时期相当粗大,绝大部分婴儿在出生后会渐趋退缩,如不退缩且在牙床门之间

[下唇细带在哪里]什么是唇系带延长术

唇系带附着于中切牙之间的唇侧牙龈与牙槽黏膜交界。唇系带在胚胎时期相当粗大,绝大部分婴儿在出生后会渐趋退缩,如不退缩且在牙床门之间附着过低,就会引起上门牙之间缝隙过宽。

唇系带延长术适合唇系带过短者(一般为婴幼儿),唇系带延长术可以很好的改善唇系带过短的问题,它是目前解决唇系带过短问题最好的方式。

唇系带延长是采用手术的方法来进行治疗的,在需要进行手术的部位采取局部麻醉的方式,主要在系带的上下端都要注射,然后在上唇的系带处做一个切口,再将唇系带进行切断,把切断后的唇系带缝合成Y形。

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使唇系带进行延长,可以达到很好的效果。这种手术方式简单,速度快,而且无痛苦。在手术后要注意口腔卫生,防止切口的感染,而且每天要有消毒水进行漱口,术后一个星期就能拆线,手术无疤痕。

唇系带延长术可以很好的改善唇系带过短的问题,但是在进行这项手术时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医院进行治疗,专家将会根据您的实际情况为你设计最好的手术方案,使手术达到最好的效果。

唇系带的作用是什么呢?婴儿出生时唇系带附丽于牙槽嵴顶,其纤维伸入腭侧切牙乳突。当牙萌出牙槽骨生长时,唇系带附丽因而逐渐离开牙槽嵴顶,一般10~12岁时,唇系带距龈缘约3mm。

异常唇系带位于上颌中切牙之间,嵌入其间的骨中隔与骨膜和腭中缝的结缔组织相连,阻止两中切牙相邻,在两中切牙之间形成间隙,这种唇系带附丽过低多有家族性,有遗传因素。

检查时牵拉上唇,粗大纤维的唇系带牵拉上颌中切牙之间的牙间乳突,并使乳突变白,可作出诊断。唇系带的作用是比较明显的,有异常情况需要矫正唇系带,唇系带过短可作系带切除术。

手术可采用局部浸润麻醉,在系带的上下端各注射麻药0.5ml。牵开上唇,用一直血管钳平行于牙槽骨唇面,与唇面牙槽粘膜接触,一直推进至唇前庭沟处夹住系带。

将上唇向上外拉开至与牙槽骨成直角。用另一直血管钳,紧贴上唇内侧粘膜推至唇沟夹住系带。此时,两止血钳的尖端互相接触,被夹住的系带在两止血钳之间呈“v”形。

用11号刀片,紧贴两止血钳外侧面,即唇龈粘膜面,将唇系带切除。止血钳随被切除的组织一同脱落。注意不要留下被夹过的组织,否则此组织将发生坏死。

然后用剪或止血钳潜行游离创口,直至能将创口纵行拉拢缝合而无张力为止。缝合完毕后,在牙槽骨与上唇之间,放置少许碘仿纱条,保持2小时之后取出

下唇细带在哪里

[下唇细带在哪里]请问6岁孩子唇系带过长有什么影响吗

一般只有唇系带过短的,唇系带矫正的方法只有靠手术来进行改善,唇系带矫正术越早进行效果越好。唇系带是会影响人说话的一个组织,小的时候唇系带容易产生过短的情况,也比较容易断裂,所以,唇系带矫正的方法都是针对婴儿来施行的,但有些人需要待到5-6岁的时候才能施行手术,因为此手术是一项非常困难的手术,而且要求医生比较细致,必须具有丰富的经验才可以进行。

[下唇细带在哪里]我跪在冰凉的茶几上

昏暗的房间里,我跪在冰凉的茶几上,不知道多长时间,只觉得自己的双膝疼痛异常,腰也酸痛不止几乎要断了,冰冷和坚硬穿透髌骨慢慢渗透和延伸,探到脚尖和头顶,冷汗一滴滴滑落------我轻轻转动身体,努力坚持,我知道自己这次错误很大,只要他原谅,怎么罚都可以,但是他一直不理我,只是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是的,他爱发火,但这次他没发火,这让我更觉得可怕,我会面临怎样的惩罚呢?我要怎样坚持忍耐他才肯原谅?

“起来吧,你我都好好想想。”他终于在沉默了大半天后说了第一句。“我知道我错了,你怎么罚都行,请你别放弃我。

”我已经体力透支,但还是坚持吐出这句。有时候不惩罚比惩罚更痛苦。“起来吧,你的惩罚逃不掉,关键是怎么罚和你能不能坚持。

”“我------”他同意原谅我了,我心里一阵窃喜。可是条件是我要接受一切惩罚并坚持到底,他不轻易罚我,但每次都极狠,让我刻骨铭心。

这次会怎样呢?我?“认打认罚!”我咬着牙说。我丈夫是医生,妇科大夫,我是护士,我们同一科室。我喜欢sp,他也知道,我去实践他也知道,但因为我赶着去实践和别人换班,粗心大意,在无痛人流手术准备物品时竟把盐水当成**,结果病人------可想而知,这可是严重错误,做手术的是他,病人闹得一塌糊涂。

他很敬重职业,我知道。所以我知道我错了,无论他怎样罚我都必须咬牙忍受,取得谅解。第三天晚饭后的傍晚,他在看完电视后,头也不会的说:“十一请年假三天,在节后。

”他说的波澜不惊,我却吃惊不已,十天,我要面对怎样的惩罚,要罚成怎样需要十天来实施和恢复。当然他不会告诉我,我要做的就是接受和顺从,再疼也不能喊,可以“说”。

“奥。”我说,尽量波澜不惊。我们在下班后直接开车奔向目的地,是的我不需要准备,也不需要带什么,如果需要他会准备好的。

他一路沉默不语,只在开出城市边缘的那一刻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紧张得手心全是汗,他看出来了,嘴角微微翘起。

我害怕他很满足?“准备好吧。这次真的看你的。”他缓缓地说。五星级酒店的顶楼,夜色很好,他手里的大包让我不寒而栗,我一步不离的跟在他身后,他进屋后随手就把请勿打扰挂在了门把上。

我关上门,站在门口不敢动,屋子挺大,设施完备。他进屋脱去外套,拉上窗帘,烧上热水,然后在宽大的椅子上坐下。

看着仍旧站在门边不安的我。“该你了。”他盯着我。我轻轻犹豫一下,随即开始脱衣,担心和害怕没有任何用处。

很快我就脱光了。过来。”递过两大瓶矿泉水。“我不渴。”“我让你——喝!”我天!他太坏了。我旋即明白了,打开瓶盖开始喝。

好不容易喝了大半瓶,就喝不动了。他安静的坐着,平静的看着我,眼里的意思是不着急慢慢喝。一瓶终于喝完了,他抬起手,拂过我的身体,从脸到腹部,到臀部。

后边有一大块青紫,是最近一次实践留下的痕迹,手按上去还隐隐做疼。“还记得我对你的爱好定下的规矩吗?”他的语气很缓慢,没有任何惩戒的意思,但这种平和更让我害怕,人愤怒至极就不怒而威了。

他当然不允许我用点头之类的动作无声的回答。“在不影响工作和生活的前提下,可以发展和进行自己的“爱好”!

如有违犯,视情况惩罚。轻则100,重则200,严重者必须无条件接受任何惩罚,根据惩罚时表现获得谅解!

无论任何惩罚不许喊叫,不许躲,不许反抗。”“你这次是严重错误,非常严重!”他捏了捏我的脸。“趴这。”他指指自己的膝盖。

巴掌重重的落下来,节奏分明,疼痛蔓延,原来的伤还没有消,打上去非常疼,我忍着不动。左一下,右一下,疼!

啪啪啪,疼!谁让我犯错误,怎么会那么粗心大意。后边火辣辣一片后,他停了下来。他可不是心疼我,那是让我喝水。

打打喝喝,半瓶又下去了。我有了尿意。“去床上躺好。”我躺在床上,后边的疼压在身下,全身暴露,我羞愧的咬着唇。

他按压我饱胀的小腹,我一阵难受。他使力按着,我咬着唇忍。是呀,每个女人检查时都是这样的,我知道,可亲身经历依然难受不已。

他用一根很细的鞭子,轻一下重一下扫在我小腹上,不疼,但那种震荡和压力,饱胀的小腹哪里受的了。随着时间的流失,尿意愈加强烈,他一会儿将剩下的半瓶放在我下腹上,一会儿用手慢慢按捏,他是大夫,他了解极限。

可我能坚持到极限吗?“额------”我难受死了。“起来,跪着。”小腹的饱胀让每个动作都很别扭,我跪好后。

他打开了电视。要保持姿势还要忍着,太难熬了。时间过得太慢了,没有时间限制比有界限还煎熬。他终于站起身,走向我,仔细摸摸,我又是更加难受。

他从包里拿出一根皮托,亮亮的金属泛着光。拉着我爬好,皮托便跟了下来。既要忍着腹中的压迫,还要忍着身后的疼痛。

啪啪啪------,皮肤红透了?额------,嗯-------啪啪啪------,疼痛渗进骨缝,里边也肿了吧,前边更是不堪重负。

好疼呀,太难受了。内外夹击,我努力不动,可是难受的受不了,好在能抓着床单。细汗慢慢渗出------他坐下来,摸摸前边。

“到桌边来。”我慢慢挪到桌边,走路的姿势都变了。看他端起桌上晾水的水杯,我的脸吓白了。还喝?他倒没让我喝,慢慢把水倒进另一个杯子。

天哪,这还不如让我喝。听着声音,下腹坠涨异常,还不能尿。额------,不要------,不要呀------我心里大喊,无声的拧着身子用力忍。

倒了三回,他终于放下杯子。捏捏我的下腹,“去吧!”我如释重负。我慢慢挪到厕所,可是憋得太久了,一下根本尿不出来,难受死了。

他进来,慢慢按摩着小腹,又打开了水龙头,我终于解决了。临走前,他在浴缸里放了一层水,我冲澡的时候,他放了四根东西在浴缸里,那是藤条,明天或者后天要和我亲密接触。

回到床上,他抚摸着我受伤的臀部,用手探进我的身体,他很了解女人的身体,尤其是我的,在*点处他让我兴奋起来,我渴望探入,深深地切入。

可他就是不给我,让我在最高点跌入谷底。我难受的喘息,他看电视去了。我煎熬着,忍耐着,绝不能自己碰自己,他就是想让我好好难受,好好忍。

额------,翻来覆去,不停去厕所,好容易才迷迷糊糊睡去。醒来时,阳光已穿过窗帘的隙缝洒在地毯上。

床头是他给我准备的衣服,一件白色透明的睡衣,只在上下三个地方加厚了一层白纱。吃罢早饭,他坐在沙发上等我。

我自觉地爬好。睡衣撩在腰际,他轻轻抚摸我的肿胀的皮肤后,巴掌再次落下,我咬紧了嘴唇,今天比昨天痛苦许多。

昨天挨打之后,皮肤肿胀没有完全退,再次受到击打,皮肤变得敏感和脆弱许多,热胀马上散开。嗯------在连续的击打下,疼痛已漫步全身,我不停的挺起身体无力的抵抗疼痛。

停了一会儿,又开始第二轮,终于又停了。我的气息已经喘不匀了。“这就不行了?!去床上爬会儿。”我赶紧借机休息。

他走过来,捏起我后边的皮肤检查,揉了揉。我知道他愿意原谅我,他这次是气坏了,我差点毁了自己和他两个人的职业生涯,就看我的“态度”了。

正想着,他拉起我,“趴在床边。”我在他的指点下趴好,双腿略分开,双手撑床,臀部高高崛起,那应该露出来了,这个动作让我很羞愧。

他拿着藤条慢慢拂过,冰凉的水接触发烫的皮肤,我不禁一个激灵。还没准备好,藤条就落下了。我又是一个激灵,但努力保持姿势。

他很用力,我感觉我的皮肤好像要被撕开了,看来他根本不打算给我适应的机会。他打的极有耐心,感觉从上到下,慢慢顺序向下,直到膝弯上部。

每一下都很疼,挨过的地方疼,受过打击再次承受,当然的疼;臀腿交界,敏感细腻,打上去感觉很强烈;腿是更敏感了!

他很有耐心,每一下都交代的很清楚,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我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呻吟着,汗水滑落------他停了手,慢慢踱步,不时用藤条滑过皮肤,然后不经意猛然击下,就这样估计又有两个来回,我觉得自己的皮肤红得发烫,每一寸都疼。

我太想求饶了,可是不能,除了忍,什么也不能做。这是游戏规则!他打开电视,我保持姿势,很快手开始酸,腰开始疼,他耐心的“帮”我调整姿势,我的汗一滴滴滴下,慢慢体会着皮肤在击打后的寸寸变化,终于他走过来,说:“歇会吧。

本文地址 : https://www.jinnengjt.com/shenghuobaike/130237.html 本文资源来源于互联网,所有观点与站长无关,若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配合!

相关文章

声明:本站资源皆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20 百科知识 版权所有 www.jinnengjt.com

生活百科 | 试管婴儿 | 妇幼保健